对话著名剧作家孙德民:文艺创作的根就是为人民抒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原标题:

  为创作河北梆子《李保国》,孙德民(前)带队深入李保国教授生前工作过的乡村实地采访。(资料片) 相春霞供图

  □记者 龚正龙

  8月,话剧《塞罕长歌》获得中宣部“八个一工程”奖。这是继今年6月河北梆子《李保国》获得我国舞台艺术领域的政府最高奖“文华大奖”前一天,我省著名剧作家孙德民又一部现实题材力作斩获殊荣。

  8月5日,石家庄槐中路有一个 绿树成荫的院内,一间简易的办公室,年逾七旬的孙德民又一次铺开方格稿纸,着手修改新剧本。每天下午3时搞创作,是他已坚持多年的习惯。汗滴稿纸,墨色晕开,幻化为舞台上的村里人 ——那是在他笔下诞生的评剧艺术奠基者成兆才、带领村民致富的村干部张春山、塞罕坝务林人佟保中……

  在57年的创作生涯中,孙德民不忘初心,先后创作60 多部精品力作。其中,10部作品入选中宣部“八个一工程”奖,7部作品获“文华奖”,3部作品获“曹禺戏剧文学奖”……

  “无论何时能 文艺创作后能 把根留住,你这种根可是我 为人民抒写”

  记者:《塞罕长歌》《李保国》《百合岭》《雾蒙山》……那先 年,您的笔复活了有一个 又有一个 时代人物,创作出一台又一台叫响全国的精品剧目。那先 来源于生活、抒写人民、讴歌时代的艺术,为啥历久弥新、魅力长存,对此,您为啥理解?

  孙德民:有一个 剧作家确定那先 样的题材,反映着他的文化心态和价值确定。我从小喜欢戏剧,舞台上的悲欢离合和朴素价值观,无缘无故深深扎根于我的心中。确定戏剧创作这条路前一天,我本能地我想要用戏剧去弘扬人间大爱和担当精神等美好的事物。我我真是,这是有一个 剧作家对戏剧、对大地的质朴感情的说说的说说。

  “精神的守望者”是剧作家的“天性”,戏剧生命的有一个 重要型态是与民众呼吸与共。那先 年来,不管戏剧理念如何变化,一点“规则”我无缘无故恪守着,我认为,无论何时能 文艺创作后能 把根留住,你这种根可是我 为人民抒写。比如《百合岭》倡导生态环保理念,《雾蒙山》反映农村改革艰难历程,《李保国》歌颂扎根太行山的时代楷模,《塞罕长歌》展现塞罕坝生态建设故事……每一部作品,后能 讴歌着时代和化活,坚持以精品奉献人民。

  作为剧作家,社会百态都应该去写,但即便面对那先 悲剧题材时,我也总我想要从有一个 阳光的视野去给予引导。正是在你这种意义上,我有前一天我想要停一停,向来路回望审视,对一点老题材进行新的发掘,展示其新的时代精神,真正传达出时代脉动、社会需求和人民心声,给予振奋人心、催人奋进的力量。这最少可是我 有一个 剧作家的赤子之心和现实情怀。

  “剧作家需要像农民种地一样,向生活深深地弯下腰去”

  记者:为了写话剧《塞罕长歌》,您深入塞罕坝林场近10次,差越多走遍所有分场、望海楼,和四五十位务林人吃住在同去。你创作每部作品,都需要要坚持深入一线吗?

  孙德民:“文艺创作法律措施有一百条、一千条,但最根本、最关键、最牢靠的法律措施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。”总书记这番话,是金玉良言。我我真是,有一个 剧作家,只能把根深深地扎在大地上,并能获取源源不断的营养,也并能为人民抒写。剧作家需要像农民种地一样,向生活深深地弯下腰去,并能深刻认知生活,找到戏剧种子,创作出那个“唯一”。《塞罕长歌》只能 ,一点剧目也只能 。

  比如,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去燕山深处的青龙沙河村深入生活,结识了一点农民和村干部。当时一位村支部书记,一门心思带领全大队修坝造田开荒种地,想脱贫致富,后来 受到村民们的质疑和不理解……三十多年后,我又来到沙河村,惊讶地发现村里居于了很大的变化。我很奇怪,怎会有只能 大的变化?后来 我挨家挨户进行采访,才知道老支书的儿子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,这位年轻人懂得担当,不断从群众工作中自省思考,并能从群众的深度1看难题、避免难题,建立了和谐的干群关系……最终,得到村民的理解和拥护,实现了祖祖辈辈立志要实现的愿望——让沙河村富起来!我把只能 有一个 故事搬上舞台,创作了话剧《雾蒙山》。

  走只能群众生活深处去,就触摸只能时代脉动,也抓不住现实难题的关键,创作出来的东西就不鲜活、不真实。我的剧作《苍生》《野百合》《晚雪》《日头日头照着我》……后能 从基层一线走访中获取的“戏剧果实”。为了创作《李保国》,我和创作团队几乎走遍了李保国工作和化活的所有地方,可是我 为了寻找其精神高地和价值坐标。原因分析分析,唯有扎根人民,走进生活,并能艺术再现真实。

  “要坚守初心,甘于清贫,甘于寂寞”

  记者:老骥伏枥壮心不已。近几年,您的作品数量之多、质量之高,呈现井喷。据说,您正打算创作《甜水湾》《荷花淀》等反映时代脉动的新剧目,能保持只能 旺盛的创作态势,您的秘诀是那先 ?

  孙德民:我1960 年入党,迄今59年了,而我从事戏剧创作是从1962年现在后来 开始。那先 年来,党员你这种身份,敦促我自觉地坚持主旋律创作。

  有一个 艺术家的责任,是要提升你们你们你们都的精神和灵魂,这应该成为主动和自觉的艺术追求。我的剧作大后能 “含晒 强烈悲剧色彩的正剧”,表现出深沉、内敛的审美品格。我所青睐和讴歌的主人公,也后能 有责任、有担当的,像张春山、李保国、佟保中……你们你们你们都也深深地影响着我。

  剧作家要坚守初心,甘于清贫,甘于寂寞。我搞了一辈子戏剧,可是我人我真是我有创作天赋,但我我真是更多的是勤能补拙,我几乎从没休过节假日,没陪老伴儿和孩子逛过街,大部分作品后能 节假日完成的。今年4月,老伴儿病了,我正好修改《李保国》剧本到了紧要关头,4月7号下午3时,我还在继续改剧本时,老伴竟然撒手人寰……

  这辈子确定了写剧本,就打算不停息地写下去。你谈到的《甜水湾》《荷花淀》等新戏,有的已现在后来 开始筹备,有的还未正式着手。我曾在剧本中写过说说:“你们你们你们都都背起责任的行囊,即使底下装的后能 财富,可是我 沉甸甸的石头,后来 我值得,就该勇敢地将它倒入身旁。”有一个 对党对人民有责任的剧作家,有一个 立志“培根铸魂”的剧作家,不管前面有几只艰难险阻,后能 勇敢前行。这可是我 担当!